古代文明教育

当前位置: 胶东(烟台)党性教育基地>>基地架构>>古代文明教育

海上丝绸之路博物馆

发布日期:2019-05-23 信息来源: 字号:[ ]

海上丝绸之路博物馆

海上丝绸之路博物馆

  古代“海上丝绸之路”示意图

  登州港,曾是中国古代北方第一大港,也是兴建最早、保存最完整的海军基地,同时还是东方海上丝绸之路最早的起始点。 “登州海道”不仅是中国古代北方地区开展商贸、军事活动的海上交通要道,而且是历朝历代与东方诸国进行交往的重要航线。从登州海道上的考古中发现了大量的陶器、石器、蚌器、石网坠、红加吉鱼骨等,说明早在新石器时期这里就有先民居住,并且他们以海为生,掌握了远海深水捕捞的航海技术。通过对中、日、朝鲜半岛考古挖掘中所体现的文化共性与影响进行比较,证实了山东半岛、朝鲜半岛、日本列岛的先民们,早在史前文化时期就开始了友好往来,庙岛群岛就是他们文化交流的主要纽带。

  早在春秋战国时期,山东半岛的齐国就开始了与朝鲜半岛及日本列岛间的贸易往来。在齐桓公时期,形成了以登州港为主要始发地,通往朝鲜、日本的“东方海上丝绸之路”。日本墓葬出土的弥生时代的文物,明显受到中国文化的影响。这表明,早在战国时期,中国的丝绸、青铜器等生活物品已从山东半岛的齐国漂洋过海传到日本。韩国出土了许多中国战国时期齐国的文物,像青铜器、铜鼎、水晶珠等物品。秦末汉初,燕、齐、赵三国移民朝鲜者众多,加速了朝鲜半岛的开发以及与当地文化的交融。汉代以后,往来商旅络绎不绝。两汉魏晋南北朝,从山东半岛到朝鲜、日本的航线就是著名的“循海岸水行”的黄金通道。这一时期,中国和朝鲜半岛及日本列岛贸易往来更加频繁,古登州则是这一黄金通道的重要起点和终点。

  唐神龙三年(707年),登州治所移至蓬莱。唐中期以后,由于重要的政治地位和优越的地理位置,登州港迅速崛起,成为中国“北方第一大港”。作为东方海上丝绸之路的起点,登州在对朝鲜半岛、日本列岛的政治、经济、文化交流中发挥了极其重要的作用。唐代,登州港作为北方第一大港。与泉州、扬州和明州并称为中国四大港,可以说,当时南方的港口遍布沿海,而在北方,登州港则是一枝独秀。公元7世纪,日本实行了“大化革新”,全面学习中国的政治、经济和文化制度。大批“遣隋使”、“遣唐使”纷至沓来,并多次由登州登陆、返航。隋唐时期,中国与朝鲜半岛、日本列岛保持着密切的经济文化往来,涌现出一大批在中日韩三国历史上享有盛誉的友好使者,他们频繁经过山东半岛,传播中国文化,为促进中国与韩国、日本之间的交流做出了突出的贡献。宋、元、明、清时期,登州港开始由唐代的极盛转向渐衰。宋代中期以前,登州港仍然是中国北方的主要出海口。随着经济中心的南移,北方少数民族加大对边疆的威胁,明代实行了海禁,登州港逐渐由商贸往来向军事防御转变。明代,随着倭寇的入侵、经济中心的南移,古登州港的经济文化交流作用逐渐减弱,但是作为海防军事要塞的地位却大大加强。

  “东方海上丝绸之路”的空前繁荣,是中国古代人们认识海洋、走进海洋、利用海洋的有力证据。正是得益于深厚的海洋文化,才大大促进了中华文明的繁荣。